买原味后的_女主播直播卖原味

2021-12-07 00:46:20 来源:合肥晚报

女主播原味视频

花数十万元请“神医”治病却适得其反,受害人女儿现身揭露被骗过程进了“武功房”病情加重也不让去医院师傅“发功”治疗中“通过元阳气功,结合中药蒸疗及配制的秘方药膳,并搭配系列纯正古老中医配套专利产品。”“采用纯植物特色特效治愈病症,达到不用开刀、不用吃药、不受罪就能脱胎换骨的效果。”……南宁市民谢先生身患重病,因为相信广告中的“神医”医术,先后在位于民族大道某小区开设的某医堂以及位于民主路某小区的“武功房”进行治疗,前后花费了约50万元,病情反而越来越重。12月29日晚,谢先生的女儿谢女士现身揭露了“神医”的嘴脸。据了解,谢先生一家与几个认识的受害家庭,为了“治病”总共花费将近180万元。

目前,犯罪嫌疑人魏某、韩某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,案件进入审查起诉阶段。

女子原味内裤

医馆承诺“包治愈”反而加重病情

2019年2月,谢先生在医院被检查出患有重病。家人担心之余,到处打听哪里治疗效果比较好。之后,经人介绍,他们听说位于民族大道某小区有一家名为“×医堂”的医馆,可以治疗各种疑难杂症。谢先生在这里认识了魏某和韩某。韩某自称是这家医馆以及××福公司的负责人,并宣称魏某是中华皇室××福纯正古老古方古术古中医的传人。

魏某了解到谢先生的病情后承诺“百分百能治愈”,韩某也打包票说“治不好,无效退款”。谢先生还是有疑虑,便和身体情况也不太好的妻子一起,分别体验了5天疗程,花费将近2万元。

女主播热舞送原味内衣

随后,韩某以公司的名义向谢先生出具了治疗方案:疗程为100天,治疗总费用为48.9万余元,可以分期付款。在支付治疗费用后,谢先生按照要求先后于该医馆以及位于民主路某小区的“武功房”进行治疗。

在整个治疗过程中,韩某不断给谢先生灌输魏某是“神医”“再世华佗”“病情正在好转”的思想。每当谢先生的家属询问使用的是什么药时,韩某均表示“秘方不能透露”。韩某和魏某还声称,医院的检查对身体副作用很大,再三强调不能带谢先生去医院做检查,否则“用药无效,后果自负”。

同年6月,100天疗程结束,魏某告诉谢先生的家人,他的病已完全治好。谢先生在家人陪同下去医院核实,然而,医院检查结果显示,谢先生的病不但没治好,反而比2月检查时更严重。

谢先生一家这才醒悟过来,向公安机关报案。如今,谢先生到正规医院采用中医进行调理,病情已有所好转。

重病女孩经“治疗”再没醒来

2019年5月,于女士和胡先生的女儿小胡因脑瘤在上海动手术,在住院等候化疗期间,听到有人介绍有个“再世华佗”叫魏师父,几年前从山东到了广西南宁,能包治百病。该介绍人说自己原来患有宫颈癌,就是该师父治好的。

经人介绍,于女士一家与魏师父联系上了。这个魏师父“隔空”问诊,看过小胡的头部、舌头、眼睛等部位的照片及生病前的照片,不一会就表示,需要“系统特调6~9个月时间,前面有5~7天效果调理期,收费1.2万至1.5万元,要先体验这几天的效果,后期出方案才知道系统治疗的费用”。

救女心切,第二天,于女士一家就坐飞机从上海来到南宁找魏某。看到一些“成功案例”的介绍,于女士夫妇俩觉得女儿有救了。魏某称,将使用“皇室元阳纯正古老中医五行阴阳”心肝脾肺肾的“平衡调理”方案,时间为5天,费用为1.46万元。于女士夫妇把钱交给韩某后,小胡也被安排到位于民主路某小区里的“武功房”进行治疗。

5天的治疗后,韩某告知“管理方案出来了,价格已核,共计时长170天,核价79.9575万元,可分两期付清。”去年6月19—20日,于女士夫妇按照要求将第一期费用49.957万元存入韩某指定的账户,8月5日,又交付了第二期余款。

但是,到了去年8月底,小胡开始吃不下饭。于女士多次向魏某反映,但对方并未做任何调整。同年9月3日,在治疗过程中,小胡昏迷过去。但韩某等人没有拨打120电话,而是把小胡抱回了其租住处,并向于女士解释说,小胡是太累了睡着了,休息一下就行了。于女士第二天见女儿仍未醒来,急忙叫魏某诊疗。魏某“运功”后说小胡72小时内就会醒来。然而,两天后的凌晨,小胡在昏迷中离世。半个月后,于女士夫妻俩从悲痛中清醒过来,仔细回想整个过程觉得疑点重重,于是也报了警。

“神医”涉非法行医及诈骗被拘

公安机关陆续接到有受害人报案称在该医馆上当受骗,经过几个月的侦查,于今年6月正式以魏某涉嫌非法行医及诈骗罪、韩某涉嫌诈骗罪进行立案侦查。涉案医馆已被查封。

韩某到案后向民警坦承,给病患服用的根本不是什么珍贵药材,泡脚的“千年御方”也不过是生姜、胡椒等制成。韩某和魏某两人分工明确,魏某充当包治百病的“神医”,韩某负责收钱、宣传造势、强制要求患者在治疗期间写“有疗效”的感言,继续蒙骗更多人。

根据受害者家属提供的视频,记者看到,一名男患者抱着一个吊起来的沙袋,魏某时不时按摩。在另一段视频中,有6名助手一起协助正在“发功”的魏某,为一名女孩“输送”气功。

受害者家属提供的“药品”显示,据称已获国家专利的“帝王液”“贵妃露”“热欢福原浆”,瓶身上只写着功效,却没有任何原料配方及生产日期、生产厂家等信息。据韩某招供,所谓的专利药只取得了受理通知书,并没有取得专利,其注册的商标也已被驳回,附有检测报告的“皇室元阳·热欢福”使用的是化妆品检验标准,真实名称竟然是“抑菌剂”。

目前,犯罪嫌疑人魏某涉嫌诈骗罪及非法行医罪,犯罪嫌疑人韩某涉嫌诈骗罪,均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。

12月14日,谢先生的家人收到青秀区人民检察院出具的《被害人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》,说明南宁市公安局青秀分局已将该案向青秀区检察院移送起诉,案件处于审查起诉阶段。